不少伪科普其实是真广告,伪科普信息本身是许多不法商家逃避广告审查义务的手段。

  不少普其实是真广告,伪普信息本身是许多不法商逃避广告审查义务的手段。

  在不少中老年人的微信朋友圈,往往能看到转发的大量所谓科学研究表明文章。开头都科普范儿,充斥高深晦涩的专业名词、重量级专家解读、权威据援引。近日,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,这些伪科普式虚假疗广告,大多集中于两性疾病健康养生等领域,被一些民营疗机构或商家利用,装宣传其产品或服务。

  对于这类伪科普信息,信许多人应该不会太陌生,它们经常出现在朋友圈或者亲戚群里。面对这些伪科普,别说一些缺乏关科学常识的人,就是许多文化程度较高的人也经常缺乏免疫能力,时不时中招。

  原因是,这类伪科普信息不是一眼能看穿的粗制滥造的营销帖,或者有明确标识的广告,而是利用了人性中的认知偏好精心炮制而出。一句话,它就是专门为让人入坑而来,其伪装术堪称科普界的竹节虫。

  是,伪科普就是伪科普,不会是真的,伪装得再精巧,也依然假的真不了。这种伪科普文章,提供的是假信息、假逻辑、假论证,对人当然也就只能造成误导,不能产生任何正面作用。实际上,在医药、养生领域,由类伪科普造成的伤残、中毒、毁容、延误治疗、病情加剧等恶果,简直数不胜数。

  比如,此有人打着科普的名义,断言所有疫苗都有害,劝告父母别给宝宝打疫苗,导致一些父母产生疫苗恐慌症。实际上,疫苗为人类的健康筑起疾病预防的绿色城墙,让无数人远离传染病的侵扰,大大降低了流行病的发病率,甚至消灭了像天花这样的疾病。

  这次新华社的调查报道表明,许多伪科普文章的炮制,其实是源自一些人处心积虑、有策划、有诉求的刻意炮制,背后是一些人见不得光的蝇营狗苟。不少伪科普其实是真广告,伪科普信息本身是许多不法商家逃避广告审查义务的手段。

  法律角度上说,炮制伪科普文章实施广告宣传,无异虚假广告,显然是违反了《广告法》中对于广告真实性的最基本的要求。虽然伪科普文章利用了信息传播和广告宣传之间模糊的地带,但背后的利益诉求却是很难掩盖的。另外,一些伪科普炮制者,本身就相当无知,为了达到传播效果,往往刻意夸大某类疾病的严重程度、传播速度。如此,就是在编造虚假信息,可能触犯《法》中编造、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。

  可以说,打击恶意炮制伪科普的行为,于法有据,相关部门以及一些自媒体平台也不妨行动起来,真正从生产端堵住此类虚假错谬信息的出现。科普之益,在于其真,炮制伪科普违背了科学伦理和法律的底线,依法打击,相信也是许多深受其害的网友盼望已久的事情。